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要一步,快速开始

穆罕默德圣人的奇迹(四)·六项原则

2020-7-30 05:46| 发布者: huizuwenhua| 查看: 824| 评论: 0

摘要: 第一项原则: 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的所有状态和行为证明了他的真诚和其使命的真实,但并非他的一举一动都必须是奇迹的。因为真主以把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作为一个常人派遣到人间,从而使他在日常社会生活中成为人类 ...
第一项原则:
  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的所有状态和行为证明了他的真诚和其使命的真实,但并非他的一举一动都必须是奇迹的。因为真主以把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作为一个常人派遣到人间,从而使他在日常社会生活中成为人类的向导和领袖,他的行为成为他们获得两世幸福的榜样,他向人类揭示那些隐藏在表面平凡的日常生活中的真主创造奇迹和大能显示。因此,如果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在他所有的行为中都脱离了人的常态,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显示出非常的奇迹的话那么他就不可能成为领袖,不可能以他自身的行为、状态和品行来指导人类了。当然,有时为了向那些最顽固不化的不信者证明他的使命,在有需要时,偶尔显示了一些奇迹。但是所显示的奇迹也不是“如日中天”般明显的奇迹,否则人人都被迫会信道,不管他愿意或不愿意。因为,基于人生是一场考验,以及人要为其行为负责任这一奥秘,理性的大门应保持敞开,自由意志也不应被剩夺。如果奇迹经常以明显的方式频频发生,理性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阿布·节海里(Abu Jahi.移圣(求真主赐他福安)时期非信者的首領)就会象阿布·伯克尔( Abu Bakar)那样接受信仰,煤块和钻石就会变成等价,考验和责任也就不再具有存在的必要了。
  试看这一令人惊讶的情景吧,数以千计性格不同的人士在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眼前,或因目睹他的一件奇迹,或因听到他的一句话,或仅仅见了他一面,就成为了信者!然而现在有些不幸的人们,面对所有这些证明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使命的几千条证据,似乎对他们还不足为据,仍然选择非信和迷途,尽管这些证据全都是通过可信和权威的途径传述下来、并且它们曾令数以万计的严谨学者、思想家和常人走上信仰之道。

第二项原则:
  真主尊贵的使者既是人,他的行为象常人一样;同时,他又是真主的使者,他奉伟大真主的尊名,忠实地传达真主的钦命。作为真主的差使,他的使命依仗天启,这些启示可分两类:
  第一类是直接明了的启示,对这些启示,圣(求真主他福安)仅仅是一个传达者和解释者,他不能增减启示中的任何内容。例如,《古兰经》和有些主谕圣训属于这类启示。
  第二类是通过灵感的启示,这类启示的精神与核心是基于真主的启示和真主赋予的灵感;而至于对这类启示的描述和阐释,则由圣(求真主赐他福安)处置。当圣(求真主賜他福安)描述和阐释这类启示时,有时他依赖于天启或灵感,有时他以自己内心的洞察力来加以解释。当穆圣(求真主期他福安)以他自己的才智作解释时,他或者通过运用他作为圣人所具有的真知卓见而作出解释和判断,又或者作为一个常人根据民众的认识、习俗和观念而作出解释和判断
  因此、我们不应把每段圣训的所有细节都看成源自纯正天启,同时,我们也不应从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作为常人状态时的一些思想和行为中,寻索他作为圣人状态时的崇高标记。由于有些事件的真相是以扼要、抽象的方式启示给他、圣(求真主赐他福安)凭自己内在的灵光、根据公众的理解能力描述这些真相。有时,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描述中的某些比喻和意境仍需要进一步的说明和解释。的确,许多事物的真相,人们只能通过比较才能明白。举例来说、一次人们正与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坐着攀谈,突然听到一声巨响,穆圣(求真主期他福安)说:“这是一块石头的响声,70年前,这块石头开始滚落,现在刚掉入了地狱的最低层”【1】一个小时之后、有消息传来、一个年满70岁臭名昭著的伪信士刚刚死了并落入了地狱。这个事例说明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优美通俗的解释
1】《穆斯林圣训集》,天堂章:31;《穆斯纳德》,3:341,346

第三项原则:
  任何一段受传述的讯息,如果其传述线索是达到“公认可靠”程度的话,那么这段讯息就是不可置疑的。(公认可靠的圣训传述“ autun"是通过可靠、并可追湖的线素传达和记录下来的传述,由于传述线索和传述人的可靠性,而被学者们一致公认和接受为正确、可靠和无疑的。——笔者和译者注)
  “公认可靠”的传述有两种:一种是“纯粹可靠的圣训传述”;另一种是“意义上的可靠传述"。第二种可靠的圣训传述又有两类:
  第一类包括那些知情者默认的传述。例如,如果有人在众人面前说到一个事件,知情的听众没有提出异议,他们对讲话者的反应是沉默的话那么这就表示他们认可、接受他的讲话。尤其是如果他的听众是隶属于一群拒绝任何谬误和谎言的民众,讲话者若有任何虚假的成分,他们就会立即提出批评,他们绝不允许其中有任何谬误那么听众对所传述事件的“沉默”,也有力地说明了所发生事件的真实性。
  第二类“意义上的可靠传述”指的是如下的情况:对一个事件的发生,例如有传述说“约两斤的食物、竟让200个人吃个饱饱的”不同的传述人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角度传述此事尽管方式方法不同,但都一致认同那一事件的确发生了。这类确切事件的发生,是以这种“意义上的可靠传述”为后盾的,因而是确凿无误的,它们的确曾发生的事实,并不会由于传述中的枝节不同面受任何损害。
  除此而外,有时一则“单人”传述的圣训,虽然只来自一人,在符合某些特定条件的情况下,也可被认作是确定的,等同于“公认可靠的圣训传述”的等级;另外,有时这种“单人”传述,在与其他有关的外界因素联系起来时,也可表达其确切可靠性。
  因此,绝大多数涉及穆圣(求真主期他福安)圣迹的传述和证据都属于“可靠的圣训传述”要么是纯粹可靠传述、要么是意义上的可靠传述,要么是通过沉默而接受的可靠传述。至于其他不属于此类的圣迹传述,它们虽然只是通过一个人的传述,但由于具备某些”可靠传述”的条件,同时经许多圣训学泰斗的谨慎审阅通过之后,也被视为如“可靠传述”一样的确凿。这些圣训专家们当中,有那些被称作”熟背者”(Hafiz)的天オ们他们默记了至少10万段至训,他们连续50多年夜夜不息,为研究圣训贡献一生。他们录了以《布哈里圣训集》和《穆斯林圣训集》为首的六大部辉煌的圣训集。(其他的四部圣训集为《阿布・达悟德圣训集》、《铁密济圣训集》、《纳萨仪圣训集》和伊玛目马立克辑录的《穆旺塔圣训集》(祈真主慈惘他们)。毫无疑问,任何一段经过上述圣训大师们审批后接受的圣训,绝不可能低于“公认可靠传述”的等级。
  这些圣训学的权威人士极其熟悉真主使者的圣训,他们深谙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特定的风格和表达方式,在100段圣训中若有一小段“伪圣训”,他们也能立即辦认出来并拒绝之,他们会说:“这绝不可能是圣训,这根本不像圣(求真主期他福安)的措辞。”他们就如珠宝鉴赏家一般,能够识别圣训中那独特、尊贵的品质,绝不可能把其他人的话语,混同为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的言辞。甚至有些圣训研究家,如焦
齐(Ibn al Jawzi)等人,对圣训过分挑别,把许多正确的圣训也当作伪圣训。尽管如此,这并不是说,每一段的所谓“伪圣训”的意思都是错误的,它只不过意味着“这段话的措辞不是圣的原话”而已。
  
  问:强调圣训传述的线索有什么好处呢?甚至当提及一件著名事件,在毫无必要的情况下,也总要加上“从某人,传给某人,再给某人”的用语呢?
  答:引述传述人有很多重要的好处,例如其中一项就是:引述圣训中的传述线索,表明了那条链索中的所有可靠、可信和诚实的圣训专家,共同组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这些严谨的权威们一致达成了共识;在那条传述链索中提及的每一个学者和权威似乎就像各自在那段圣训下签名,以印证其可靠性一样。

  问:有关穆圣(求真主他福安)奇迹的事件,为什么并不象伊斯兰教法中的其他基本律令那样,都以“公认可靠”的方式,通过众多的传播渠道,广泛地、着重地获得传承下来呢?
  答:因为大多数人在大多数的时间和场合里,都需要了解教法内的多项律令。人人都有责任密切地了解这些律今。但是,并非每个人都有需要了解穆圣(求真主賜他福安)的每一奇迹,即使他又需要知道的话,也是听一次就足够了。这种情况如同教法中的集体义务一样,只要一部分人履行了这种义务,其他人就不须负有责任,穆圣(求真主期他福安)的奇迹只要有一些人知道也就足够了。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有时尽管某些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奇迹的存在和发生,比起一条教法律令的存在,更加确切十倍,但其传述者只有一两个人,而那条教法律令却有一、二十个人作传述。

第四项原则:
  真主的使者(求真主赐他福安)对未来事件所作的某些预言并不是孤立和个别的顶言,而是以个别的方式对普遍、重复出现的事件作出预言。因为,每一事件都有不同的侧面,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每次分别揭示了未来事件不同的侧面然后,圣训传述者把那些不同侧面收集在一块时,就显得似乎与事件事实有不同之处了。
  举例来说关于穆圣(求真主馬他福安)对“救世者马赫迪的预言传述有很多而其中的描述和细节都不尽相同。然而,如笔者在《第24论言》的一节中所详述的,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根据启示曾预言,每个世纪、将有一个救世者马赫迪降临人间,他会维护信士们的信仰和士气、使他们面对灾难之时,不致陷于绝望,使信士们心系穆圣(求真主期他福安)的家属,因为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的家属是贯穿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一条灿烂的长环。就如在世界末日之前将降临人世的“大马赫迪”一样,我们发现在每个世纪,都有一个来自穆圣(求真主他福安)家属的马赫迪,或数位马赫迪出现。甚至,他们之中的一个是阿巴斯王朝的哈里发,也是穆圣(求真主期他福安)家属的后商,在他的身上就集有“救世者大马赫迪”的许多特征。因此,人们把在“大马赫迪”之前出现的这些“小马赫迪”的特征,与救世者大马赫迪的特征混淆了,所以出现了有关马赫迪的不同传述。

第五项原则:
  除真主之外,没有任何人能知道幽玄之机、除非真主启示,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自己也不会知道的。的确,真主把曲玄不见的信息启示穆圣(求真主他福安),然后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再将其告知世人。并且,真主既是至睿,又是至慈的,祂的智慧和仁慈要求许多未知之事被掩盖起来、使之显得隐晦,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人们不喜欢的事情很多,若在未发生之前就预知其情节的话,那必将为人带来极大的痛苦。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死亡和人们的寿限始终是个未解之迷,将要降临人生的不幸和灾难也总是隐身于未见的帷幕之后。
  同样地,由于真主的智慧和仁慈,伟大的真主并没有向穆圣(求真主賜他福安),全盘告知他去世之后他的家属、圣门弟子以及信众将要面临的可怕事件,从而不伤害圣人对他的教民无限仁爱,和不损害他对家属和弟子们的亲情【2】。基于某些神圣的目的,真主使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知道这些将要发生的重要事件,但是除去了其中可怕和残酷的一面。而对于喜讯,真主有时概括、有时详细地告知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随之转告众圣门弟子。穆圣(求真主他福安)的这些奇迹般的顶言,就是这样通过一代接一代完美的圣训学家们准确传述给我们,那些圣训学家们都是最敬畏真主,最有正义感、最可信赖的,他们非常惧怕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的警告:


【2】举例来说真主最初并没让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知道圣妻艾伊莎(愿真主喜悦于她)将会参加骆驼之役,从而不想伤仿害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对艾伊莎深厚的感情。其证据是,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曾对妻室们说:“我多么想知道你们中谁将会涉及那个事变。"但之后,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显然对此事略知多了一点因此他对阿里说:“若你和艾伊莎之间发生变故的话,你要善待她,并把她带去安全之地。"(此圣训出自《穆斯纳德》6:393;伊玛目白哈齐《圣品的证据》6410等)


第六原则:

  很多史书和传记都描述了真主使者的品德和为人,但这些品德和素质的大部分,都只是涉及圣(求真主赐他福安)作为凡人的一面。但事实上,(求真主赐他福安)拥有如此高尚的精神风貌和光辉的神圣品格,相比之下,书中所描述的那些特性显得与这位吉样的伟人不相配了。众所周知“导善如同行善,直至现在,每日每时每刻,所有斯林信众对主的崇拜还不断地附加到穆圣(求真主他福安)完美的记录中。另外,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还享有真主赐给他的无穷的神洁思惠,以及无穷的承受能力,以此他每天都承受到无数信民对他的无数祝福。

  的确,他是字宙被创造的目的,是最完美的果实,是宇宙创造主的发言人和至爱。因此,这样一个伟人全部的特性、全美的真相是不可能足够容纳于史书和传记所记载的凡人属性之中的。

  例如,这位吉样的伟大圣人,在白德尔(Badir)大战时,两位大天仙哲伯列( Gabriel或Jihail)和麦卡伊( Michael或 Mikail)守

护在他的身旁3;而作为一个凡人,他在市场上与一名沙漠游牧人就一匹马的公平买卖而争辩4,这一由胡斋玛(Huzayma)单人目睹的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的“凡人”状态内,当然不足够容纳他作为“真主差使”的伟大形象了。

【3】《布哈里圣训集》,出征章11;阿哈迈德。阿勒班纳。萨阿提,真主的开拓》21:26

【4】《阿布。达悟德》,法官章20;《穆斯纳德》5:215

  因此,为了避免理解上的偏差和谬误,每当我们看到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作为一个“凡人”的属性的时候,就应该抬起头来仰望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当作“真主的使者”的真正实质和光辉品貌。否则,我们就会对穆圣(求真主期他福安)失敬,或者自陷怀疑的泥坑。让我们以下面的比喻来解释这一奥秘。

  一颗枣树的种子被植于沃土,萌芽并茁壮成长成为一棵硕果累累的枣树,而且还在继续增长。又如,一个孔雀蛋被化,小孔雀破壳而出,逐新长成美丽的孔雀,并且越长越健壮,越长越漂亮。

  枣核和孔雀蛋都具有其特有的属性、特有的状态和特有的因子。但是与硕果累累的枣树和美丽的孔雀的属性和状态相比,枣核与孔雀蛋的属性和状态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当描述枣树与枣核的属性、研究孔与孔雀蛋的属性时,我们应当把注意力从枣核转移到枣树,从孔蛋转移到孔身上这样,人的理性才能接受有关枣树和孔雀的描述。否则,若有人宣称“我从一颗枣核中收获了数百斤枣子”或“这个孔雀蛋是众鸟之王",那么他只会招致人们的嘲笑和反对。

  穆圣(求真主赐他福安)的凡人属性,就犹如枣核与孔雀蛋一样;而他光辉的圣品,则象天堂的“突巴树”和极乐鸟一般并且还在不断日益完善美化。

  所以说,当我们想到那个在市场上和卖马人讨价还价的穆罕默德时,就必须睁开我们想象之眼、把注意力转向那荣耀的伟人:看他猗着天马,连大天仙哲伯列也抛离身后,飞驰抵达“两弓弦之遥”的崇高境界。如果不这样想,我们要么就会对圣(求真主赐他福安)失敬,要么就会陷入怀疑的陷阱,而不能说服骄做难驯的自我。

文章点评